第40章 番外三《折枪》章

作品:《重生成炉鼎

????——那人是一杆宁折不屈的枪,却因他荒废多年,最终埋没沙土。

????祁王独自一人坐在略不起眼的角落里,姿态笔挺,不卑不亢。

????舞nv的脚踝挂着一圈金铃,莲步轻挪,伴着连绵乐声带出一串细密的铃响。皇帝高坐上位,j杯薄酒下肚,脸上泛出一种富态的c红,在明亮烛光的照耀下,莫名的油腻。

????他只看了一眼便再没了胃口,默不作声的微垂着头,望着桌上丰盛菜肴出神。

????帝王的喜好可以决定皇子的命运,祁王便是这样一个不受期待的皇子,他出身低微,母亲难产而si,被圣上誉为不详,于是从小到大见到父亲的次数屈指可数,大多时候,还只是像现在这样远远看着,就连封王的时候,也不过冷冰冰的一道圣旨。

????所以在旁人眼,祁王x格孤僻,寡言少语,在这偌大皇g0ng无半点势力,一如后院池塘里毫无根基的浮萍,一点儿l花便能将其掀翻。

????他自己也仿佛不怎么争气,宁可随遇而安的做个不受宠的透明皇子,也不愿在皇上面前争一口气……如今年宴之上,秦王和晋王身边哪个恭维的朝臣,只有祁王一人置身事外,冷眼旁观。

????坐在高位的皇帝或许有那么漫不经心的瞥过一眼,但到底不曾放在心上,从头至尾,他没有提起小儿子的名字,甚至刻意避开了这个话题。

????耳畔的乐舞声逐渐散了,连桌上的饭菜也一并冷透,单薄的少年眼眸微垂,纤长的睫羽在苍白的脸上投下小py影,抿紧的嘴角轻轻翘了翘,露出一个嘲弄的笑。

????他像个局外人似的望着宴厅里互相j涉的官臣,仿佛在看一群愚昧的跳梁小丑——因为无论这些人如何争夺,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注定是属于他的。

????小小的祁王如此笃定的想着,纯黑的瞳孔有金光一闪而过,只一瞬便隐没不见。

????于是在他封王之后的第年里,先皇猝si。

????秦王晋王二分天下,为空悬的皇位争得头破血流,最后彻底撕破了脸,其一方率兵za0f,将皇g0ng染得一p猩红。

????当叛军提着滴血的长剑杀至门外时,他甚至没有逃跑,只面无表情的望着那上锁的房门,看着银亮的剑锋从缝隙cha进来,周围的下人发出恐惧的尖叫。

????门锁崩断的那一刻,他被一g强大的力量扑倒在柔软的床铺间,紧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利器穿过rt的声音,一下、两下……那是他第一回切身t会到si亡的滋味,窒息的、腥臭的、血的味道在他鼻端弥漫开来,s黏滚烫的yt浸透了单薄的衣衫,熨帖在身上将他包裹,像一件厚重而密不透风的盔甲。胃里的酸y一阵翻涌,他却不敢张嘴,只si咬着牙关,双眼紧闭。

????就算不想承认——可他的确在怕。

????温热血y逐渐冷了,四肢愈发冰凉,身上的尸t很沉,挤压着内脏,让他喘不上气。

????于是他勉励挪动着g瘦的臂,从缝隙之寻得一丝生……每一口呼x1都是那般狼狈且绝望,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,或许这一次,真的不会有人来救他了。

????这场漫长的噩梦持续了不知道多久,直到一双修长有力的,将他从尸t堆里挖出来,抱在怀里。

????那是一个不太柔软的怀抱,坚y的x甲抵着他的胳膊,丝丝凉意从渗透过来,带着肃杀,他却莫名觉得安心。

????仿佛这辈子就再没如此安心过。

????……醒来后身上已被处理g净,他躺在g燥的床铺间,空气里弥漫着苦涩的y香,多少盖住了鼻腔内未散的腥气。

????祁王极为缓慢的眨了眨眼,好半天才偏过头去,去看那个跪在床边的人。

????那人他认识,是杨家的小将军,曾在国宴上有遥遥的一面之缘,只不过那时候离得太远,他只隐约看见一身银亮的轻甲,笔挺的脊背像一杆不屈的枪。

????“你是……杨将军?”他扯着虚弱的嗓音轻轻开口,“杨将军快快请起吧,你是父皇亲自封的镇国将军,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????突如其来的咳嗽打断了祁王的话,他蜷起身,藏在棉被之下的指微微握紧,用力到指节都开始发白。

????杨将军站起身来,用掌抚m0着他的脊背,衣衫很薄,以至于那掌心的温度清清楚楚的烙在p肤之上,他打了个抖,心跳有一瞬间变快。

????还想要更多……更多的……

????yu望在看不见的地方悄然生长,他松开握紧的拳头,转而抱住颤抖的肩膀,露出一副可怜姿态。

????然后眼看着那人面露心疼,犹豫着上前,将他搂入怀。

????“殿下别怕……有臣在,再无人能够伤你。”

????那人有些笨拙的m0着他的长发,在退去一身坚y的甲胄之后,年轻将军的怀抱就显得柔软许多,祁王将脸埋在对方微微起伏的肩头,先前隐忍不发的恐惧终于决堤。

????那是祁王生平第一次流泪,却不是因为si而复生。

????而是他觉得若是自己si了,便再也遇不到这人。????

????等发泄过后,他喝完对方亲自端上的米粥,靠在床头默默走神。

????杨家的小将军陪在一旁,年轻俊美的脸在暖h的烛光之下,少了j分肃杀的狠厉,多出一抹少年的稚气来,黑黝黝的瞳孔里缀着火光,满满都是他的影子。

????原来被一个人如此注视的感觉这样美好,仿佛自己一人便是对方的天与地……祁王在心里默默想着,用发颤的声音开口道:“将军……皇兄他们都不在了,父皇也不在了,那这把龙椅……又是谁的?”

????小将军似乎生怕吓着了他,声音都放轻些许,“自然是殿下的了。”

????“那、那将军你会帮我吗……”

????祁王看着那人忙不迭跪下,给出承诺,忍不住伸搭上对方的肩膀。

????“……我不要将军si,我要将军一直陪着我。”

????我要你一生只能注视我一人,听命于我一人,f从我、属于我……

????低头的小将军没能看到他眼近乎赤l的觊觎,只傻乎乎的点头同意。

????他的脊背板的很直,一如他们初见那日,像一杆威风凛凛的枪。

????这是属于他的东西了……祁王想着,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,弯弯的嘴角上翘,透露出一g罕见的孩子气。

????小将军本身就有一种x1引着他的特质。

????或许是当时将他拉出地狱的那双太过有力,又或许是那个怀抱过于温暖……他从他身上得到了很多从出生开始便不曾接触过的东西,那双专注的眼神也好,那个发誓效忠的人也罢,零零总总的拼凑在了一起,成为他弥足珍贵的“第一次”。

????于是他任x的要求那人时刻陪同,半真半假的装出害怕的模样……早在第一次睁眼时,他就发现对方那身杀伐决断的钢筋铁骨下,包裹着一颗太过柔软的心——太容易被打动,至少对他如此。

????登基那日,繁重宽大的龙袍披在身上,其重量让他有些许忐忑,可这一切都在看到那人时彻底打消。

????他不顾腰带未曾系好,便拖着踉跄的步子,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那人怀里。

????小将军今天一身软甲,他冲过去时特地将配剑往旁挂了挂,张开臂将他接住。

????“将军……”他抱着对方劲瘦的腰肢,将脸贴在冰凉的甲面,撒娇道:“这些侍nv好烦,本王不喜欢她们。”

????小将军温声安w了j句,最后被得不得不亲自替他更衣,祁王努力张开细瘦双臂,看着对方恭敬却又谨慎的模样,心情登时好上j分。

????这个人的喜怒哀乐都是属于他的,是他一个人的——

????就像这天下一样。

????这一刻,祁王……不,祁帝清楚地感觉到,x腔里的野心正bb跳动,呼之yu出。

????转眼便是年过去。

????这个位置仿佛天生为他而设——不论是什么样的政事,他都能极快上,并将其打理的井井有条,除此之外他还颁布新的法典,给民众更多福利,加上年年都是大收成,以极快的速度俘获大批人心,其声望不可与往日相b。

????而对于小将军,他尽可能给予最多最好的。

????他封他高位,赐他特权,赏他珠宝屋宅——却只允许他留在他的身边。仗着年纪尚y,祁帝在这件事上显得相当任x,他只是想把那人对于自己的重要x明明白白的摆在明面上,他要告诉这天下,这是他的人。

????为此他不惜忙碌公务,只是单纯的想要变得更加强大,某日夜里累得不慎睡着,迷迷糊糊听到有门开的声音,刚想张口喊人,便觉得身上一重,有谁将带着些许t温的外袍替他披上,挡住了夜里的寒凉。

????一颗心立即就安定了下来,他恋恋不舍的趴了一会儿,才缓缓起身,冲着那人露出微笑。

????两人寒暄了j句,对方的妥帖之处让他暖心,忍不住扯着衣袖撒了两句娇。

????将军果然吃这一套,主动替他按摩起太yx来,祁帝舒f的半眯着眼,透着眼p的缝隙去瞄那人的模样……将军今年已过而立,身材b起初见时分拉长些许,可骨架子还是那么小,就算被紧绷的肌r裹着,套上衣f后,腰身修长而细,再过j年他便可一而握。

????除此之外,还有那眉眼……说不上多么jing致,却是浓墨重彩的黑白分明,眉峰偏细而长,斜斜没入鬓角,笑起时微带弧度,大半时间里却总板着脸,多了j分难得的凌厉。

????他看得如痴如醉,直到那人开口提起正事,才终于回神。

????除此之外,还有那眉眼……说不上多么jing致,却是浓墨重彩的黑白分明,眉峰偏细而长,斜斜没入鬓角,笑起的时微带弧度,大半时间里却微板着脸,以至于看起来锋利异常。

????他看得如痴如醉,直到那人开口提起正事,才终于回过神。

????那些前朝旧臣隔差五的上奏请示,却话里藏刀,直叫人憋屈的很。祁帝冷哼一声,泄愤似的骂了j句,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兴致bb的抓住了小将军的,“朕封你个镇国公如何?”

????他不忿那些尸位素餐的老东西身居高位,而一心为他的小将军却低人一等……对方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,只是温和的笑了笑,握住了他的。

????日后,一道圣旨颁下,惊动整个朝廷,铺天盖地的折子不间断的往御书房送来,他铁了心要一意孤行,翻都不翻便丢在一边。

????唯有小将军知晓他的心意,愿意陪着他背负骂名——祁帝一遍感动,一遍暗自下定决心,要将这人sisi护在身边,寸步不离……

????而他也的确做到了。

????时光如白驹过隙,少年的身形日渐拉长,如今的祁帝已与将军一般高了,单薄的肩膀终于成长到可以撑起龙袍的重量,可在那人跟前,又总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能粘着的时候绝不分开。

????他发现对方喜欢博弈,便特地令人打造一套玉雕的棋盘,一有闲暇时分,便与那人落坐在后院的树荫之下,面对面的厮杀,战个你来我往。

????小将军棋艺平平,但路数上始终带着一g征战沙场的血腥气,若稍有掉以轻心,便险象环生。不过以祁帝的聪慧,想要赢得对方并不困难,可他偏偏装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,撒娇耍赖都用上了,只为看一眼那人心软的模样。

????他的小将军在外威风凛凛,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镇国公,唯独在他这里,是一团柔软的可以随意搓r0u的棉花,仿佛一掐便能挤出水来。

????如此想来,心躁动便愈发难耐,趁着那人走神的空档,他变本加厉的欺身而上,双撑在扶上,半抱半困地将人拢在怀里,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,“将军在想什么?”

????那人先是本能后仰,直至贴上坚y的椅背,难得有些失措的模样取悦了祁帝,他按捺着嘴角得逞的笑意,又往前凑上些许。

????小将军看似更加慌乱了,连声音都有些发抖,祁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羽,却听那人提起早朝时参他的那本折奏,不由得微微皱眉,竖起一根指压在对方柔软的唇上,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????“朕登基时承诺过,会信任一直将军。”

????那人先是一愣,神se顿时放松下来,细长的眉峰微弯,眼神温柔。

????可不等他再继续欣赏一会儿,便听对方开口道:“陛下也到了结亲的年龄,不知可否有什么心仪的nv子?”

????这话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下,他怔了一瞬,不动声se的将那g突如其来的暴n按捺下来,“将军就这么想看朕成亲?”

????将军真情实意劝解了j句,落在他耳却是越听越不耐烦,g脆利落的将其打断,反问道:“……将军已经二十有五,怎么不想想成亲一事?嗯?”

????这话刚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,生怕对方顺着说点什么,却不想那人只是苦笑一下,“……是臣多管闲事了。”

????刚提起来的那颗心被安安稳稳的放回原处,他轻哼一声,装出还未解气的模样,惹得那人低声安wj句,才终于道出真意。

????想要留下他、困住他、将他纳为己有……

????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句舍不得而已,他没有说,却相信对方会懂。

????“朕现在这样就很好。”

????因为有你在,还会一直这么好。

????yu望这种东西,一旦动了念,便如剧毒一般渗透骨髓,再拔不出。

????他想要他。

????不单单是浅尝即止的触碰,而是更加深入的拥抱、亲吻或是——

????刚从战场退下来的头j年里,将军时长夜不能寐,他得知后便特令御医们研制出一种助于睡眠的熏香,每月定时送去,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。

????而这回赐下的熏香,则掺杂了一些其余的东西,容易让人气血浮躁,甚至……

????自打将军身边的内侍向他来报说开始使用之后,那人便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,至于原因,可以说是一目了然。

????——以对方那种略带些古板的x子,定然不会容忍自己居然对君上有情,所以才会唯恐不及的避开吧?

????没关系,他可以等他想通……祁帝难得忍了j天没有主动去找,却不想等来的竟是那人的婚讯。

????收到消息的一瞬间,他气得两眼发黑,在御书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将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遍,等最开始的那g冲劲儿过去了,才越过一地碎p残骸,气势汹汹杀去那人府上。

????将军那会儿正在书房,他踹开门时,里还握着沾了墨的ao笔,随着他的动作腕一抖,很快将其放到一边。

????“陛下……”

????看着那人略带闪避的语气,他只觉得那g刚灭下去些许的火又窜了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原来你近j日躲着朕,就是为了这个!”

????挥退下人后,将军本是迎了上来,却在又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动作一顿,微微僵在原地,被忍无可忍的他一把拽过,sisi搂在怀里。

????祁帝将脸埋在那人肩头,对方身上萦绕着一g淡淡的檀香,那是他特地投放的东西,如今却莫名成了阻碍。

????他心烦气躁,语气也低落了不少,颤着声撒娇道:“你不许离开我……”

????或许是靠得太近,那人的身t有j分僵y,闻言半晌,苦笑一声,编了个理由来敷衍他。

????祁帝不悦的追问j句,却不想对方还真跟个木头似的,说到最后竟然连“传宗接代”这种借口都搬了出来……他听得眼睛都红了,大有生出“再也不想理对方”的心思,气急败坏的跑出将军府,回g0ng继续蹂躏房里的珍宝摆设。

????这一来一回便跟小孩子闹脾气似的,偏偏他自己不这么认为,还总将错误归到旁人身上,可等气头过去,明明想让那人来哄,真到了见面的时候却忍不住绷着脸,甚至好j

????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