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】(155)

作品:《白玉道

????20190210第155章小王爷的府里,小财神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,二话没说直接破口大骂,“小王爷你要si也别拉上我,我们二人在中间撮合,你临阵倒戈,岂不是把我给连累了。你到底什么意思,你还真想为雷家保驾护航不成,白离和康大人能放的过你”

????小王爷苦笑着,任由小财神发泄完这才把他请进了书房。“你当我想做这种事吗本王爷名声都臭了。”小王爷叹了口气无奈道。

????“不想做还做,难不成谁b着你”小财神说到这突然面se一变,“是谁

????关冷月”

????小王爷摇摇头,口型说了一个白,小财神面se一变,立马站了起来,“你别闹,白离不是一直说不反对吗他不是亲姜派的,怎么这时候站出来唱反调,你不会被人利用了吧”

????“你糊涂啊,没有白离点头,我哪里敢这么做,我就给你说了吧,前几日白离来找我,告诉我几件事。第一件事,那日刺杀的人是亲姜派的,康大人派来的,咱们二人被人利用了。第二件事,康大人要推白大人做pa0灰,白大人有些不爽。最后一件事,保不保无所谓,重要的是个态度,以后这雷鸣里,谁说了也不算,nv帝要的不是一个烂摊子,而是一个可以作为助力的雷鸣。雷鸣可以保留自己的国家,但必须和nv帝的利益保持高度一致。”

????“你大爷,你怎么不早说,康大人要推荐她侄nv做皇后,老子花钱帮他买路,这钱岂不是白花了”小财神咬了咬牙。

????小王爷一拍桌子,“兄弟,咱俩难兄难弟,今日我本不想见你,白离为何不找你知道吗他在我这留下了四个字,釜底ch0u薪,说的就是对付你的方法。我言尽于此,你自己想想办法,你家大业大又没官职,白离想借你立威。雷鸣的钱咱们可以拿,但不能只顾着中饱私囊,大头是nv帝的。”

????小财神面se一白,犹豫着看向了小王爷,“兄弟,这话不是骗我吧,我哪里得罪了白大人啊。”

????“你自己心里清楚,现在京城私下都在说白大人只走旱道,钟ai白发老妈子,这事谁传出去的,反正不是我。我嘴巴严得很,谁喝多了嘴上不把门谁心里清楚。你恶心白离,白离能受你这气。”小王爷瞪了一眼。

????“可,可这又不是假的。”小财神郁闷了一下,“我也是想让别人知道白大人的喜好,免得送错了。”

????“去你大爷的,白离跟我说了,摘花楼那事是个误会,韵尘仙子故意恶心他的,还让我ga0定这个事,麻烦得很。得了,你快回去想想办法吧”小王爷摆摆手送客。小财神说了一堆大恩不言谢的话,领着自己的几个nv宠回了家里,出门的时候还嫌弃nv宠走得慢,照着pgu给了两脚。

????小和尚的院子里,三人正在乘凉,韩皇后过了一会有事离开,南g0ng幼铭转过头,盯着小和尚的肚皮看了看,“你这肚皮上的美人保下来了”

????“呵呵”小和尚解开前襟露出肚皮拍了拍,“你也来坐上试试,算不上美人,顶多稍有姿se。”

????南g0ng幼铭白了小和尚一眼,看了看远处,已没了自己姐姐的身影,突然起身坐在了小和尚的肚皮上,小和尚呵呵一乐,拍了拍南g0ng幼铭的pgu,“还是你这pgu舒服,身材也是你的更好,养眼。若是你指的美人是你自己,本大人就是拼了命也得保。若是指的小皇后,本大人就没多少心思了。留下她就当养了个小猫,偶尔逗弄逗弄一番就得了,这种nv人担不得大事。”

????“其实你心里很喜欢这样的nv人吧想宠的时候宠一宠,不想宠的时候一脚踢开,不用担心这nv人翻起什么风浪,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危。年纪大了,换一个,那样的日子惬意得很。哪像现在,我们这些nv人,让你心累得很。”南g0ng幼铭坐在小和尚肚皮上,幽幽地开口道。

????“我喜欢吃r0u,天天吃,顿顿吃也不觉得腻,偶尔给我一盘青菜,尝一尝味道挺独特,所以为了清口,偶尔吃上一点,可我终究是个ai吃r0u的。”小和尚笑了笑,“人啊,要懂得知足,累并快乐着,这就挺好。我喜欢她那种无忧无虑的样子,但也仅仅是喜欢那种样子而已,人总要学会负重前行的。”

????小和尚话音刚落,南g0ng幼铭便要起身,却被小和尚一把摁住了身子。南g0ng幼铭瞪了小和尚一眼,韩皇后这时走了过来,看到南g0ng幼铭坐在小和尚肚皮上噗嗤一笑,“你也不怕压到他,他是怎么欺负你的,让你这样惩罚他。”

????“呵呵,幼铭的pgu压着舒服。”小和尚拍了拍南g0ng幼铭的pgu。

????“老爷”韩皇后走了过来,半跪在小和尚身旁,“你打算救下皇后吗”

????“嗯你也关心这事”小和尚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????“那倒不是。”韩皇后摇摇头,“奴家对你有几个nv人不关心,你只要记得奴家就行。不过我这妹子今天可是不高兴了,说你这几日天天往小狐狸jing那跑,呵呵,想来幼铭是吃醋了,啊”韩皇后的话被恼怒的南g0ng幼铭打断,南g0ng幼铭哪里想到姐姐如此g脆地卖了自己。

????“啪”小和尚给了南g0ng幼铭一巴掌,“若是你姐姐不说,本大人又哪里知道你的想法。是不是吃醋了本大人如此潇洒,nv人为我吃醋也是正常。”

????“做梦,自以为是的肥猪。”南g0ng幼铭骂了一句,骂完后或许觉得不过瘾,突然拿起一旁的毛笔在小和尚x前画了起来。小和尚也不恼怒,任由南g0ng幼铭随意发泄,韩皇后更是不说话,回到一旁的椅子上躺了下去。

????“画好了”小和尚过了一会儿,看到南g0ng幼铭停下笔问了一句。

????南g0ng幼铭满意地看着小和尚肚皮上的猪头,尤其在小和尚肚皮滚动时煞是可ai。“噗嗤”南g0ng幼铭笑着提了名,“这猪头不准洗下去,本夫人倒要看看,你这脸皮有多厚,明日敢不敢带着这猪头去和皇后作乐。”

????“本大人的脸皮b你pgu的r0u多。”小和尚哈哈一乐,“今晚这凉快,就在这睡了,你们二人回屋歇息吧。”小和尚话音一落,韩皇后率先站起来,她的确有些乏了,把自己的妹妹扶了下来,二人一起去了屋里。

????第二日,小和尚又去了皇后那,看到小和尚肚皮上的猪头,皇后哈哈大笑,更是拿着笔要给小和尚也画一个,不过小和尚挡住了她的手,摇了摇头,有些人喜欢归喜欢,但是资格不够。小和尚喜欢皇后的单纯,但小和尚不会对皇后动心。

????“昨天张泽梦带人查到了什么”小和尚轻声问了一句。

????皇后摇摇头说了声不知道,一旁的下人却是行了一礼开口道:“奴婢上次收拾时落下了文公公的玉佩,张泽梦从角落里搜了出来,说是日后会请皇帝定夺。”

????小和尚摆摆手,定是这丫鬟手脚不g净,想据为己有,但是没来得及弄出去就被查到了。皇后面se一变,拉了拉小和尚的衣袖,“大人,这,会不会出事”

????“不知道,昨天我把自己的意思告诉nv帝了,就看她的反应了。没事,顶多打入冷g0ng而已,放心就好。”小和尚笑着让人端来了一壶酒,“为了你的新生,我们g一杯。”

????“哼,算你识相,得到本g0ng的身子,以后本g0ng只陪着你,偷着乐吧”皇后咯咯一笑,举杯一饮而尽,小和尚哈哈大笑,肚皮上的猪头格外显眼。

????第二日,g0ng里传来消息,皇后不堪受辱服毒自尽。朝廷上,康大人面se很难看,这一下他很被动,往小的说,他的y谋失败了。往大的说,他的折子让皇后受了委屈,只能以si明志。朝堂之上,突然康大人成了众矢之的,张泽梦更是站出来带头指责,若不是康大人底子够厚,这一下就能让他跌落谷底。即便如此,康大人也是难以再聚集起亲姜派的人心了。

????保皇派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对康大人的动作做出反击,直指他的手下贪墨军饷,目无法纪。不过好在一直和他针锋相对的妻子这次居然没有出头,也幸亏没出头,不然康大人真要被伤了筋骨。当然,关冷月早就得了命令,康大人不准她这时候跳出来。

????小和尚这几日安分得很,康大人以为自己吃亏了,其实若是皇后不si,小和尚还有后招,定能让康大人彻底被打压下去。可惜nv帝的回应是,此事就此作罢,不保也不废,皇后留不得。nv帝直言大姜里有人参小和尚,说他好nvse,染指皇后,y1uan雷鸣后g0ng。nv帝让他表个态,不然大姜的朝廷里她说不过去。用nv帝的话,小和尚不能因为一个nv人就误了大事,不能因为一个nv人辜负了她和yan剑的期望。小和尚撇撇嘴,虽然对皇后无ai,但多少有些不舍。

????康大人回去后也被雷鸣在大姜的官员骂了一通,说他行事鲁莽,急功好利。

????康大人心里明白,自己的小算盘被别人看出来了,康大人有些头疼,自己如今的处境有些尴尬。若是早知如此,他为何不多忍耐些时日,看看白离的态度再做打算呢,可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????这一场,康大人输了势,小和尚输了人,唯独张泽梦名望又被拔高了一截不说,同时在康大人的两个位置上,安cha上了自己的人。当初小和尚让她帮忙,却是绝口不提帮什么忙,张泽梦知道这是一个考验。果然,她抓住了机会,利用自己的名望抬了一下皇后。小和尚虽然面上不说,但是行动已经表示了,小王爷推举的两个人,都是张太师门下的。只不过这事虎头蛇尾,闹的挺大最后居然草草收场是她想不到的,小和尚遇到了阻力,以他的x子断然不会只喊不打,看来小和尚的目的真的不仅仅是雷鸣。

????晚上的时候华国夫人来了,二人密会一段时间后华国夫人离开,张泽梦已经有了打算,她要去探探白离的口风。

????小和尚一大早被南g0ng幼铭摇了起来,小和尚的yanju还在韩皇后的mixue里塞着,轻轻一动,韩皇后也嗯了一声缓缓转醒。南g0ng幼铭兴致挺高,贴着小和尚的身子拍打起自己姐姐的pgu,韩皇后还想睡,可这么一ga0哪还有睡意,“这个si丫头,不就是老爷答应今天领着咱们逛街吗一大早就不让人睡个好觉。”韩皇后抱怨了一句后掐了自己的妹妹一下。

????“谁稀罕跟他逛街,我才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,跟这猪头,丢不起人。”南g0ng幼铭红着脸回了一句,pgu冷不丁被小和尚扇了一下。

????“又大了一些哈。”小和尚把南g0ng幼铭搂进怀里,“这身子舒服得很,敬之兄真有福气,搂了那么多年,今天还带个紫se的宝石。哎呦,你属狗的。”小和尚把咬着自己的南g0ng幼铭推到一边。

????“活该,让你嘴贱。”韩皇后给了一下,“今天去哪里逛逛,皇后那办白事,你也不去看看了”

????“不看了,多少有些愧疚。”小和尚r0u了r0u自己的肚子,“挺好的姑娘,可惜没脑子。太后曾让我护着她,唉,幸亏当时没表态,不然还真不知怎么做了。”

????“哼”南g0ng幼铭冷哼一声,扭着pgu了下床,韩皇后咯咯一笑,伺候着小和尚穿起衣服来。二人收拾好以后,小和尚提议先去吃个饭。毕竟这都快中午了,小和尚没事韩皇后却未必挺得住。只不过几人还未离家,突然听闻张泽梦前来拜访。

????南g0ng幼铭的面se又变了,小和尚一皱眉头直接ch0u了一巴掌,“轮到你这b1a0子嫉妒了吗这几日给你脸了不是,带下去,好好教教规矩。”小和尚的脾气说着就着,韩皇后不敢不从,拉着面se不服的妹妹退了下去。南g0ng幼铭sisi地盯住小和尚,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。

????张泽梦被迎进了外院,看到小和尚独自一人心中有些惊讶,想不明白韩皇后姐妹为何不出来作陪。“张太师自己来的,没有让方总将陪着回去不会有麻烦吧”小和尚连珠pa0的问了几句,不过问完后又呵呵笑起来,“张太师别见怪,本大人没其他的意思,不过,想来张太师既然来了,肯定已经处理好了其他事。”

????“泽梦多谢大人关心。”张太师弯了一下腰,“来之前已经告诉了夫君,况且大人行事光明磊落,夫君也是格外放心。”

????“呵呵”小和尚嘿嘿一乐,还是第一次听到光明磊落的评价,“不知张太师前来有何贵g今日是皇后的大丧,太师不去g0ng里待着吗”

????“夫君已经过去了,泽梦虽是太师,却依旧是个nv人,这种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,省的给夫家沾染晦气。”张泽梦说到这看向了小和尚,“大人的两个美妾呢,今日正好有空,想带着她们二人一起出去走走。”

????“在内院呢,本大人今天也想带着她们二人逛一逛呢,既然有太师作陪那再好不过。太师可是本地人,对这地方熟悉得很。嘿,本大人也能偷个闲。哈哈”小和尚爽朗地笑了笑。

????张泽梦点点头对着小和尚正式道:“说起来白大人今天可能闲不住了,华国夫人应该快要过来拜访您了。”

????“哦”小和尚愣了一下,“那个京城关系最广的华国夫人本大人猜猜,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物,莫不是给小财神求情的吧”

????“咯咯”张泽梦轻笑起来,“被大人如此评价,怕是华国夫人要白跑一趟了,不过大人倒是猜的没错,华国夫人是来给小财神求情的。”

????“那张太师就是先来探探路咯”小和尚一眼看穿了张泽梦的目的,华国夫人和自己没交集,贸然来访并不合适,让张泽梦打个头阵,这方法不错。

????“什么事都瞒不住大人,不知大人见还是不见”张泽梦没有丝毫尴尬,大方地承认自己的目的,并且把问题推给了小和尚,“见,为何不见,本大人就是想让小财神找人说情的,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从小王爷那知道,本大人要对付他的意思。”小和尚挑了挑眉毛,“只是没想到竟然能请得动张太师,这个面子本大人不给也得给了。”

????“大人说笑了。”张泽梦笑了笑,“泽梦这次前来最重要的还是多谢大人的提拔,以后朝堂之上还望大人多多担待一些”。

????“好说好说,都是给朝廷尽忠。”小和尚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,但张泽梦听出来这话的其他意思。二人尽忠的朝廷可不一样,白离尽忠nv帝,张泽梦尽忠雷鸣,看来白离还是没有彻底认同自己。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便不打扰大人了,泽梦去后院叨扰一下。”张泽梦站起来行了一礼,小和尚也回了一礼。

????不多久张泽梦便领着南g0ng二姐妹和小和尚告辞,小和尚点头应允,待几人走后,小和尚的面se变得有些犹豫。这张泽梦明显是想过来试探的,可却又点到为止。小和尚看不透这个nv人,张泽梦掩饰地太好,他那丈夫又是个白痴。这种白痴最难试探,一问三不知,小和尚想想方总将就有些来气,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分,居然能得了这个nv人。

????几人走了没多久,华国夫人前来拜访,小和尚起身迎了进来。“久仰夫人的大名,一直想要去拜访,可本大人身份低微,不敢冒然打扰,还望夫人莫要怪罪。”小和尚还是很给面子,这华国夫人路子多,小和尚不想轻易得罪。

????“大人说的哪里话,我们华国府是什么名声,大人不是不敢去,怕的是去了会被人说闲话吧”华国夫人穿着正装,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娇媚,身子传来淡淡的香气,小和尚有些心猿意马。

????华国夫人好像对自己的那些名声并不在意,小和尚也没必要故意装着。“夫人这是哪里话,夫人的追求者那么多,本大人若是去了,怕要成为众矢之的的。”

????“咯咯,大人怕是误会了,我的男人都是靠着共骑一nv拉近关系的,而不是争风吃醋。”华国夫人的身子往前靠了靠,r白的suxi0ng让小和尚有些眼晕,“不过本夫人知道,大人家里有美人,瞧不上我们华国府的姑娘。”

????“夫人不要再挖苦我了。”小和尚摆摆手,沏好一杯茶递了过去,“不知华国夫人今日到访有何贵g”

????“一直想来您这拜访,只是觉得身份不配。如今正好小财神求我一件事,让我有了借口前来拜访。这次来说是为了小财神,倒不如说为了能登上您白大人的家门。”华国夫人很会说话,看到小和尚的茶杯没水后,主动站起来续了上去。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不提小财神的事。”小和尚哈哈一笑,华国夫人白了一眼,娇滴滴骂了一句讨厌。小和尚嘿嘿一乐继续道:“小财神这事说起来也不是大事了,就是让我的名声臭了一些。再者,我想拿人开刀立威,小财神没有官&x2193;&x8bb0;&x4f4f;&x53d1;&x5e03;&x9875;&x2193;&xff48;&xff54;&xff54;&xff50;&xff53;&xff1a;&xff0f;&xff0f;&xff14;&xff57;&xff14;&xff57;&xff14;&xff57;&xff0e;&xff43;&xff4f;&xff4d;职,再合适不过。”

????“哦”华国夫人愣了一下,“大人的名声被他毁了这本夫人倒是不知,不过最近底下都流传着大人的ai好,说出来不怕大人笑话,自从本夫人知道后就一直在训练自己后门,生怕哪一天用上了,不能让大人您满意。”

????小和尚差点呛到,咳嗽了一声尴尬地摇摇头,“都是瞎说的,本大人哪个门都走,不过还是前面水多舒服一些。”

????“啊”华国夫人惊讶的叫了一句,“那本夫人岂不是白受罪了,来之前还塞了东西,没想到竟然用不上了。大人,说实话带这东西很不舒服,不知可否借大人内院一用,本夫人把后门的东西拿下去。”

????小和尚终于见识到了华国府nv人的厉害,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抗住这种诱惑。我也不想的,可人家y是往你身上贴,小和尚m0了m0下巴呵呵一笑,“当然可以,夫人随我来,我领着夫人去后院把菊x里的东西拿出来。”

????“那就有劳大人了。”华国夫人红着脸行了一礼,跟着小和尚来到了后院里,华国夫人靠着石桌掀起自己的长裙,但在掀开到一半时,华国夫人突然回过头,“大人不回避一下么”华国夫人这话是yu拒还迎,可小和尚却是突然点点头往外走去,这一下华国夫人傻了,这男人真的是一点也不好se

????小和尚并未走多远,只是停在了院子的墙后,不多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响动,然后是一丝压抑地sheny1n,小和尚笑了笑,依旧不为所动。终于又过了一会,华国夫人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大人您还在吗”

????“在的,不知夫人可是弄好了”小和尚回了一句。

????“大人,奴家,奴家塞的太深,拔不出来。”华国夫人俏生生地回了一句。

????“哦这可如何是好。”小和尚的语气有些焦急。

????“还请,还请大人相助。”华国夫人语气依旧魅惑,但是脸蛋上却是不屑一顾,这姓白的真能装,本夫人看看你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。

????“这”小和尚犹豫了一下,“也罢,送佛送到西,本大人怎能看着夫人受此折磨,说起来这事和本大人也有关系。”小和尚说完后走了进来,华国夫人露出一丝得意,这胖子总算上钩了。

????华国夫人趴在桌上,露出大大的pgu和双腿,这nv人保养得还可以,但在小和尚眼里却只能算是个中等。小和尚走到华国夫人的身后,看到那隐藏在腚g0u中的jing致gan塞,看样子是用纯金做的。“夫人,男nv授受不亲,这,本大人到底如何帮你才是”小和尚问了一句。

????“大人,事到如今,还请大人忘了那些规矩,帮助奴家缓解痛苦才是。”华国夫人扭了扭pgu,“就是我们家老爷在天之灵知道了,也会感激你的。”

????小和尚一哆嗦,又一个在天之灵。“也罢,本大人只能得罪了,”小和尚的手在华国夫人的pgu上m0了m0,华国夫人咯咯一笑左躲右闪。就在这时,小和尚突然拿出了她的gan塞,啵得一声拔了出来,华国夫人发出一丝魅惑地sheny1n。

????“好东西。”小和尚看着jing致的gan塞说了一句,然后又再次塞了进去。

????刚刚舒缓的华国夫人猛地啊了一声,“大人,大人您好坏,刚刚给奴家拔了出来,又给奴家塞了进去。奴家自己塞进去的,自己能拔。您给塞进去的,没您的允许,奴家哪里敢拔,大人这是欺负奴家的小菊花,难道要让奴家一辈子带着这东西吗”

????“那倒不是。”小和尚连忙摆手,“只是这东西太金贵,还是放在夫人的t内安全。”小和尚说到这扭动着身t坐了下来,华国夫人没有起身,任由小和尚的手r0un1e着自己的pgu。

????“什么金贵,不过是小财神送的一些俗物罢了,若真是好东西,奴家又怎会放入这等肮脏之地”华国夫人说到这扭了一下pgu,“这小财神是个俗人,心思也不灵巧,唯独这做生意却总能抢得先机。关系虽有,但攀不上高枝。手里的钱财再多,说到底也是给别人赚的,大人想废了他再另立一个,奴家自然不敢多废话,不过奴家斗胆问一句,大人手中还有b他更合适的人选吗”

????小和尚m0着华国夫人pgu的手停了下来,“夫人这胆子着实不小,一句话就给本大人掏了个老底。不过夫人如此坦诚相见,本大人总要给你一个交代的。小财神的确不必si,小王爷那的消息是本大人故意让他放出去的。本大人要的就是他的一个态度,只要肯认错,这错误永远扣不到他头上。小财神倒也是聪明,居然能给你想出这番说辞。”

????“大人果然另有深意,不过这说辞不是他想的,而是本夫人自己看出来的。

????若是没有这点本事,本夫人又怎能做说客。本夫人这关系,可不仅仅靠的是身子。”华国夫人轻轻转过了身子,坐在石桌上,两只脚踩在小和尚大腿处。

????“是吗那你说说本大人这样做的目的。”小和尚盯着华国夫人的耻部笑着道。

????“奴家若是猜的不错,大人一开始就打了小财神的注意。但是为了谋得更大的利益,故意把小财神推到你的对立面,也只有这样,小财神才会再改投门面时拿出最大的利益。若是一开始就把小财神拉过来,那么现在小财神就是有功之人,大人若是再刮下一块r0u,怕是会让其它观望的人心寒。如今虽然小财神牺牲较大,却也让其他人看到契机,只要肯舍得下本钱,自然有可能进入您白大人的麾下。”华国夫人说完后挑了挑眉毛,显然对自己的猜测极为自信。

????“若真是你看出来的,以后就留下来,我可以扶持你上位。”小和尚神秘莫测地一笑。

????华国夫人却是面se露出一丝尴尬,这个还真不是她看出来的,前两天去张泽梦那,问她自己给小财神求情有多大的可能。张泽梦便分析了一下,最后断言可能x百分之百。更是告诉华国夫人,把握好这个机会,她也可以得到重用。

????华国夫人想被小和尚重用,但听到小和尚要扶持她上位时却是露怯,毕竟不是她的真本事,一旦出了纰漏,难免会影响小和尚对她的观感。一来二去若是发现她非可用之人,以白离的x子真有可能永绝后患,所以华国夫人不敢应了。

????“你的宾客那么多,本大人想知道是谁看出来的,推荐一下,此人或许可堪大用。”小和尚轻声说了一句,华国夫人听后犹豫地张张嘴,但却并不发出声音,小和尚呵呵一笑也不b迫,指了指华国夫人稀疏的y毛,“夫人这里应该不是天生的,哪个狠心人居然有这ai好”

????华国夫人看小和尚转移话题后松了口气,“大人有所不知,所有上过本夫人的男人,只要本夫人觉得他是可用之人,都可取得本夫人的一根y毛。华国府有个规定,只要是本夫人y毛的持有者,都要互惠互利,说白了,本夫人就是做个中间人,谁有困难大家相互帮一帮。”

????“那不就是拉帮结派吗”小和尚笑着道。

????“非也非也,若是拉帮结派,定然利益一致。而我这一群男人,各有各的利益,有的还是仇人。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进过我的身子。谁都有难处,又不是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,面上或许不好退,私下里总想卖个人情的,谁都有求人的时候。”华国夫人点到为止。

????小和尚一拍手说了一声,“妙,朝廷利益的缓冲点,夫人不做官可惜了,本大人不知是不是也能拿一根”

????“您老说笑了,您的身份那还用的到这个”华国夫人说到这看了看小和尚的院落,“这么大的地方,没个下人说不过去的,妾身家里有几个懂规矩的nv人,要不要给大人送两个过来,华国府的nv人还没送出去过,大人这可是破了先例。”

????小和尚知道这是华国夫人投诚的信号,一把搂住华国夫人的身子躺了下去,“还有什么人b夫人更合适的,可惜夫人的身份是做不成下人的。”

????华国夫人解开小和尚的k子,看到里面硕大的男根后面se惊讶的呀了一声,华国夫人是老手,男nv之事对她来讲并无新意,可看到小和尚的yanju后,心中竟然有了一丝期待。“大人既然知道不可能,何必还要强求,本夫人家中六姨妹和七姨妹有两个姑娘,虽然不是处子但长的却是标致,b不上您的二位nv宠,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。来到你这做个丫鬟,以后华国府作为娘家人,也能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孩子不是。”

????“哈哈”小和尚把刚刚扶正自己yanju的华国夫人狠狠摁了下去,随着一声嘹亮的sheny1n,抱着她的身子使劲c弄起来。华国夫人浪得很,小和尚如此yanju竟然能被她容纳个十之七八。不过小和尚却是觉得不过瘾,华国夫人保养得再好,底下也有些过度使用后造成的松弛。两个n虽然大却也有些微微下垂,小和尚只顾着发泄,华国夫人一开始爽得不行,但半个时辰后渐渐撑不住了,嘴里的sheny1n也变成了哀求。小和尚最后s出来后,华国夫人已经都快失去意识。

????“冤家,你这东西好霸道。”华国夫人缓了过来,狼狈地穿起衣服走了出去,既然小和尚已经松口了,华国夫人也算达到了目的,再留下来,万一小和尚又来了兴致,估计她真要在这被弄si了。

????华国府中几个nv人看到大夫人走路都扶着墙,赶忙跑了过去。“大姐,这白离让人把你轮了不成,怎能如此狼狈”二夫人轻声问了一句。

????“还不如喊其他人轮着来呢,驴一样的家伙。”华国夫人走进屋里,待众人服侍她洗漱时,看到rufang上的牙印心中一颤,华国夫人哀叹一声,“去,让那俩做好准备,这也是个糟蹋nv人的畜牲,花芯子都给快t0ng穿了。给小财神递个话,再加一百万两,以后姐妹们有的受了。”

????小财神家里,他那儿子正坐在椅子上,看着自己的nn和娘亲并排蹲在石桌上,手中拿着一根小木棍敲了敲,“娘亲若是再尿不过nn,孩儿这棍子就要打上去了。”原来这二nv在b赛谁尿得远,小财神不在家,他这儿子放肆得很。

????“小兔崽子,你爹这两天脾气不好,昨晚折腾你娘一夜,现在下面一用力就疼。”年轻nv子骂了一句,然后推了推一边的妇人,“娘,您那么大年纪了,也不知道让着小辈。”

????“去你的,你这儿子最近不知在哪学的,总往那尿道里面t0ng,昨天疼得我si去活来的,今天我可不想受那个罪了。”老妇人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媳,“我是被这祖孙三代折磨怕了,从他爷爷,到他爹,再到你这儿子,一个b一个能折腾。”

????“行了,出门在外你可b其他nv人风光多了。”年轻nv子回了一句,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,紧接着一个下人神se慌张地跑了进来,“不好了,小少爷,夫人,老夫人,外面来了官兵,把咱们家围住了,说是和朝廷里一桩贪墨军饷的案子有关系。”

????就在这时小财神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“别急别急,就是走个过场,华国夫人那递过话来了,这事有转机。你们该g什么就g什么,我去小王爷那走走白大人的路子,以后说不得咱们家也要飞h腾达了。”

????小财神匆匆走出去,美妇人呸的骂了一声,“这畜牲,保不准躲在哪看他儿子收拾咱俩呢。”美妇说到这,推了推自己儿媳,“你和你儿子的那点破事他早就知道了,以后也别背着人了,索x搬过来一起伺候着。”

????“那,那哪成。”儿媳红着脸扭捏道。

????“这事你不用管,毕竟我是最长的,这种事我发了话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来到这管管你这儿子,也该做点正经事了,他爹放任着,你这就得紧一紧了。”

????“是。”年轻nv子轻声回了句。

????小财神在活动,小和尚也没闲着,张泽梦居然跟着南g0ng二nv又回到了白府,而且还主动提出和小和尚谈些公事。二人进了书房,小和尚笑着开了口:“张太师这是从我那二位nv宠的嘴里试探出了什么,既然张太师有了打算,本大人洗耳恭听。”

????“大人既然如此爽快,泽梦便也不再隐瞒。”张泽梦行了一礼,“敢问大人是否和李司业密谈过,可是打算整治整治雷鸣的国风。”

????“确有此事,但是雷鸣国风无所谓,各有各的人土风情,张太师不是这国风的拥护者吗,放心,本大人也不打算在这上面做文章,阻力太大,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的。”小和尚笑着开口道。

????“大人此言差矣。”张泽梦神情严肃,“雷鸣国风不改便不可能中兴,姜国是nvx为皇,雷鸣一旦被姜国吞并,此处的国风对nv帝不利,大姜的朝廷难免不会有人拿此地做文章。虽然整个大陆都是男尊nv卑,但那也是依附强权男x,哪有像雷鸣这样,生为nv人天生便要低一头,便是我这当朝一品太师和三品之上的男x臣子说话,却是也只能站着。如此一来,男x骄纵颓废,nvx亦是看不到出头之日。雷鸣如此下去,便是被大姜吞并,也只能是个累赘。”

????“话虽如此,可张太师不一直都是支持这样的吗”小和尚m0了m0脑袋,“难道是故意迎合若是如此,你把自己的底细如此轻易地交代,本大人着实有些担忧啊。”

????小和尚担忧的是什么,无非是觉得张太师说假话,张太师听到这摇了摇头,“先不论本太师的底细,大人只说一句话,刚刚本太师说的对还是不对。”

????“对”小和尚g脆地点点头,“但本大人还是觉得现在的时机不对,本大人不想雷鸣乱起来,nv帝也不想。国风之事非十年八载难以见其成效,我和nv帝都等不得。”

????“大人是在装糊涂吗国风这事正是因为急不得,所以可以徐徐图之,雷鸣又岂会真因此乱了起来。大人无非是不想cha手,或者,大人想cha手,但知道我是国风的支持者,所以不敢在我面前表露,怕我会靠着自己的仕林声望给你造成阻碍。大人,泽梦今天来,是来试探你的”张泽梦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。

????“继续。”小和尚眯着眼开口道。

????“今日泽梦和二位nv宠,呵呵,其实不算nv宠,应该是夫人。毕竟nv宠可不敢跟大人对着g。二位夫人虽然在外身份低微,幼铭夫人更是曾被你牵着走去外面,但大人平日对她们的作派可不像是nv宠,没有哪个nv宠敢骂您,更没有哪个nv宠敢在你肚皮画猪头。大人不用否认,今日幼铭夫人骂过你好几次,泽梦没在她眼里看到仇恨和恐惧,刚刚二夫人回来直接去了后院,如此大不敬的作派您居然也并不在意,大人,在雷鸣,这种nv人日子可不会好过的。”张泽梦笑着道。

????“这就是你觉得我会改变国风的理由”小和尚愣了一下,“我们家幼铭就是犯贱,故意想我欺负她,说不得这会儿就扒开了pgu等着呢。”

????“大人误会了,泽梦只是以此推断大人和雷鸣的某些男子不一样。”张泽梦依旧表情自信,“泽梦真正看穿的是大人这次的行动,大人之所以辣手摧花,肯定是受到了外界的压力。雷鸣里没人能给大人压力,只能是来自大姜的压力。既然如此,泽梦斗胆猜测下,大人只是借助雷鸣为跳板,真正的目的是让大姜的朝廷能有您的声音。”

????小和尚依旧沉默着,张泽梦只能继续开口道“如果泽梦猜得不错,大人想进入大姜肯定是要拥护nv帝的,但也要防备着nv帝。不应该说防备,应该说牵制,以雷鸣的国风牵制nv帝,虽然未必能有效果,但只要以此为借口,就能让nv帝投鼠忌器。”

????“呵呵”小和尚低着头笑了笑,“一开始其实就注意到太师了,不过你那丈夫实在难堪大用,况且你又是国风的支持者,所以本大人没有选择你。后来你出手相助,本大人便给了你一次机会,你把握住了,还找到了其中的漏洞钻了进来。本大人也斗胆猜测下,夫人本身江湖人,对雷鸣国风嗤之以鼻,如今的表现只不过给外人一个假象。”

????“大人,泽梦深知江湖人难以触及雷鸣顽疾,后来嫁入方家才得已进入朝廷。可是我本是江湖人,若不投机取巧改头换面难以在朝廷立足。可后来慢慢发展,即便立足下来也难以改变,我曾中意过一个人,关冷月,那个保皇派里的代表,那个nv权派分子,可惜,她表现出来的也是假象,她才是不折不扣的男权派。

????她身边的那些男子,别人以为她是为了抗击男权而请入房中的,姝不知,那都是她夫君康大人的安排。泽梦从此失了先机,更不敢再相信任何人,泽梦一直在等,等一个可以改变雷鸣国风之人。”张泽梦说到这郑重的看向小和尚,“大人,你不会让泽梦失望的。”

????“你想我扶持你”小和尚笑着问了一句。

????“请大人成全。”张泽梦跪拜在地。

????“我只相信自己的nv人。”小和尚眯着眼开口。

????“你”张泽梦面se一怒,威压瞬间释放出来。“大人莫非也和那群废物一样”

????“收起威压吧,又不是天人,压不住本大人的。”小和尚拍了拍肚子,“本大人正因为和那些人不一样,所以才会敢打你身子的主意。你眼里的废物,可是一直在朝廷压着你。不仅仅是朝廷,还有一个废物压在你身上呢。本大人若是不能压,岂不是连废物也不如。”

????“那废物还不配压在本太师身上。”张泽梦站起身回了一句,“但泽梦既然嫁入方家,便是方家的人,若是想凭借身子上位,泽梦和关冷月又有何区别。若是能低下头,泽梦今日又岂会来找大人。大人是能成事的人,岂能因为一个nv人而误了大事。”

????“啧啧啧,你怕是误会了,本大人不是试探你。”小和尚指了指自己的书桌,“脱了衣服躺上去,本大人扶持你,雷鸣的国风你我二人联手整治。本大人知道你有声望,也有江湖关系,但是本大人并不是非你不可,华龙的江湖本大人都能压得住,这区区雷鸣,一个天人都没有,本大人为何压不住”

????“大人那一套在雷鸣行不通,nv帝不会坐视大人整治雷鸣江湖而不理。一旦大人把雷鸣的朝廷和江湖同时拿下,恐怕nv帝睡觉也会不安生的。”张泽梦一直很有信心,她的推断几乎从来没有错过。

????“你不懂。”小和尚摇摇头“脱了衣服躺上去,本大人把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????“大人既然如此坚持,泽梦失望至极,今日的话泽梦不会说出去,大人的船泽梦也不会上,告辞。”张泽梦冷着脸转身向外走去。

????“等等。”小和尚摆摆手,“张太师,本大人劝你一句,你表现出来的某些东西让本大人忌惮。本大人这人胆子小,总是喜欢未雨绸缪,毕竟本大人只信任自己身下的nv人。想安稳离开,自断经脉带着方家老小滚出雷鸣,或者等本大人收拾了小财神,亲自和方总将过过招,别人不敢碰的带刺玫瑰,本大人却偏偏要试试。”

????“你,白离,你就不怕我和康大人合作”张泽梦低声问了一句。

????“求之不得,本大人巴不得有实力相当的对手呢,也好在nv帝那讨些帮助。”小和尚笑了笑,“况且,你觉得我若也和康大人合作,他会选择谁”

????张泽梦沉默起来,小和尚哈哈一笑继续道:“给你说句实话,本大人对付康大人只是顺带,毕竟本大人一开始的确想扶持康大人,只是这人太心急,如今被本大人挫了一下锐气,想来他也明白了。雷鸣的国风不是只能靠你,只要康大人看到了好处,他会第一个跳出来抬nv权。作为nvx,其实你有优势的,只是你不想利用而已。张太师,言尽于此,好自为之。”

????张泽梦若是知道小和尚看上了她的身子,说什么也不会来和小和尚一叙的。

????张泽梦觉得,小和尚是个能成大事的人,自己也是一个得力的帮手,小和尚的目光应该很长远,他会懂得自己才是最佳人选。如今小和尚呢,他懂,他的确懂,但是他仍旧选择了自己的yuwang,这种人简直不可理喻。

????张泽梦对方家没什么感情,但她不想做那种nv人,若是能做,她又何必如此伪装自己。她对方总将只是表面夫妻,可她仍旧觉得自己要打上方家的标签,这也是她唯一能为方家做的了。方总将配合了自己这么多年,张泽梦唯一能给的交代就是这个。可如今小和尚这么早就露出了獠牙,想来是打算撕破脸皮了。张泽梦需要静一静,如今的她格外被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