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番5章

作品:《这个医生是总攻

????姜罚与芥末罚宋逸和段淳都已经有近1个月没有见到主人了。

????段淳从p场回来,灰头土脸的,洗了个澡就钻进了狗笼子,舒f地浑身舒畅。

????宋逸也刚从一个学术j流会上回来,马不停蹄地刚下飞就过来了,结果开门就发现段淳也在。

????平时二人也是见不着面的,宋逸平时虽不能经常过来,但也能天天见着主人,故也乐的大度把主人让给段淳。

????可今天不行,1个月没见到主人,明明回来了,却要拱让给别人,他做不到。

????宋逸进门,主人又不在,段淳也从笼子里出来了。

????视线j汇,都在对方眼里读出了绝不相让的决心。

????“上次度假你抢了我的时间,现在应该还我了吧。”段淳首先说。

????“时间我下次再还你,今天不能给你。”

????“我是大师兄,你得听我的。”宋逸回,“师兄,不应该让着师弟吗?”段淳噎住了,“我不管,我们打一架,谁赢了谁留下。”

????“不如我们b赛做饭,谁做的好吃谁留下。”

????“我为什么要答应做饭?”

????“那我为什么又要答应打架?”

????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
????“你上次c了我一次,你现在趴下让我c你一次,我就同意。”宋逸只是打算让他知难而退。

????“不可能,别说主人肯定会看得出,就算看不出我也不能答应,除非主人命令,这个就别提了。”

????“那折一下,你”

????“你用按摩b,我等下要扩张的,你帮我扩张,就当是c过了好吗?”说着,段淳就弯下了腰,刚摆好动作,门就被推开了,“你们在g什么!”杜隽拔高声音。

????“主人”

????“主人”宋逸也连忙跪下。要过来给他脱鞋时被他一脚踢开。“解释!”宋逸为难,这要怎么解释,说是段淳自己要g的,不关己事?说我俩只是闹着玩呢,可是这个姿势根本解释不清。主人说只要结果,现在却要解释,到底要怎么答?还没想好措辞呢,段淳就开口了,“主人今晚要选谁?”

????“什么选谁?”

????“我和宋逸都只有今天晚上有时间,所以刚才……”

????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杜隽脚踩着段淳的x膛让他后仰下去,随即鞋尖碾到了他ru头上,“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奴隶,我才是你们的奴隶,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,就来这里幸我一次,是不是?”段淳被压着动不了,宋逸赶紧过来解释,“主人不是的,您才是我们的主人,您愿意什么时候幸我们,都是我们的福分,您不幸我们,也绝无怨言。”

????“是吗?”杜隽放开段淳,段淳翻身起来,“主人,我错了,您怎么做,奴隶都是愿意的。”

????“刚才,又是怎么回事?”杜隽坐在沙发上。

????两人跪在他面前,段淳说,“宋逸说如果我给他c一次,他就离开,我没同意,就说,不然你用按摩b吧,反正我自己也是要扩张的,主人不会知道,还没g成,主人您就回来了。”宋逸根本来不及开口他就嘚吧嘚吧全说了,只好徒劳地解释了一句,“我是逗他的。”杜隽问他,“你想c他?”宋逸,“没有,主人,我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。”

????“过来t。”杜隽晃了晃自己的脚。

????宋逸凑过来,杜隽从来没有让他们t过鞋子,在外奔波那么久,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脏东西,病从口入,肯定是不好的。

????但杜隽现在也没有脱鞋的意思,宋逸只好凑过去,“摆出那副脸se给谁看呢?”宋逸一凛,察觉到自己似乎皱着眉,调整了表情再次凑过去,杜隽却把脚移开了,“算了,脱掉就好。”宋逸用牙咬着,替他把鞋脱了下来。

????“段淳,你来脱另一只。”段淳没有那么多心理活动,很自然地就脱下了。

????“两人都留下,都清洗过了?”

????“洗过了。”

????“那继续吧,把刚才的事情g完,我看着你们做。”宋逸说,“主人,我没打算……。”

????“去!”宋逸只好y着头p接过那支按摩b。

????“先给他t一t。”宋逸一愣,“怎么?不知道怎么t?要我把方琼叫来教你吗?”宋逸看着段淳yan红的入口,伸出舌头,感觉也不是那么糟糕,先把括约肌濡s,然后那个地方就自动开了一个小口,宋逸在入口处t弄,把它弄得更开,最终绽放出漂亮的形状,宋逸把舌头伸进去,牙齿就啃噬在t缝里。

????“可以了,用按摩b。一会儿段淳也替宋逸开开,我去洗个澡,你们扩开之后就跪那边去,今天不想看到你们的脸,**露出来就好了。”宋逸沉默着替段淳继续扩张,按摩bcha入到极深又退出来,j次后甬道就开了。

????然后宋逸也依样跪好,段淳换了一根按摩b,“要我t吗?”

????“不用了,直接cha进来就好了。”段淳还是把按摩b在嘴里t了t濡s才cha了进去,仅有的一点唾y润滑,让宋逸颇有些吃不消。

????主人不想看见我的脸,宋逸和段淳跪在落地窗前,撅起**,等待着。

????杜隽洗完澡去了厨房,他找来一块姜和一盒芥末,然后把姜榨出汁,最后又拿了j根h瓜到了客厅。

????两个**展现在他面前,一个白皙,一个健美。

????“自己用掰着,今晚是惩罚,我不想你们因为挣扎再加重惩罚。或者,我可以把你们铐起来,选一个吧。”

????“主人,把我铐起来吧。”宋逸对自己的承受能力没有一点自信。

????“好,段淳呢?”

????“主人,我不需要,您放心。”

????“那就跪好。”杜隽用h瓜蘸了点姜汁,直接cha到了段淳肠道,火辣辣的刺激直通肠道,段淳惨叫,牙关紧咬,勉强控制着t部没有动。

????杜隽毫不留情,chou出h瓜,再次蘸了一回,h瓜的刺进去的时候稍微带破了点p,再次进入的时候蔓延在肠内,这次更难熬。

????h瓜很长,可以把姜汁送到更里面,段淳身t痉挛着,但好歹坚持住了。

????杜隽赞许地拍拍他的t,“做的不错,保持一会儿。”随即走到了宋逸面前,宋逸已经把自己拷好了。

????杜隽同样用h瓜蘸了点芥末,芥末酱涂满了h瓜表层,杜隽才cha了进去,芥末的辛辣感瞬间从肠道炸开,大量ty从肠道渗出,又被h瓜堵着出不来。

????杜隽坐在沙发上,咔嚓咔嚓把最后一根h瓜吃了,还蘸了点芥末酱。

????也许过了十分钟,杜隽才站起来,把cha在两人下身的h瓜chou了出来,大量yt从肠道直接涌了出来,失禁一般。

????x口仍旧火辣辣的,杜隽探入一指,g口一个痉挛,想要合上,却无力地打开。

????“主人”宋逸回头,“饶了我吧。”

????“求饶无效。转过去。”然后又把一点芥末酱推到了尿道里。尿道感觉b后x强烈地多,霎时,yj像是要被烧掉了似的,宋逸恨不得直接割掉它,再不敢求饶,铐锁着他,让他不能弯腰缓解那g疼痛,况且,弯腰也是徒劳的。

????“主人,是我的错,我是大师兄,应该以身作则,不为主人添麻烦。”杜隽把他翻过来,把玩着他的yj,“嗯,说的不错,不过,今晚还是要罚。”随即把上那点姜汁倒灌了进去。

????辣意蔓延到膀胱,是怎么蜷缩都无效的,段淳用最后一点念头控制着没有伤到主人,用力抓着栏杆,“主人,给我铐,把我铐起来,求您。”痛、辣、烧灼感,麻痹了两人的下身,段淳已经失禁了,膀胱也被麻痹,无法控制尿y,水流从尿道里一点一点流出,而他却丝毫未能察觉,只是抵御着一次又一次的疼痛感。

????后x还在不断涌出ty,宋逸感觉自己都要脱水了,括约肌根本无力闭合,最重要的是,罪魁祸首芥末还在肠道里面,根本无法缓解。

????下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宋逸想,自己还是晕过去的好,晕过去了就不疼了,那时候主人肯定不会不管的。

????可是,太疼了,怎么都晕不过去。

????杜隽就在此时扳过他的脸,“好玩吗?”

????“不好玩。”

????“四十多岁的人了,跟段淳一样争宠,丢不丢人?”

????“不丢人,能和主人多待一晚,丢人算什么?”

????“还嘴y。”说着用指在他唇上擦了一圈,指之前沾染了点芥末,宋逸猝不及防,辣意直冲大脑,瞬间就不会思考了。

????杜隽又去m0段淳的脸,“爽不爽?”

????“主人,好痛。”

????“还要主人选择吗?”

????“不敢了,主人,我再不敢了。”姜汁再次被他涂抹到ru头上,从ru孔钻入,段淳全身已无丝毫力气,是真的不可能站得起来了。

????后x已无yt可流,杜隽把宋逸解下来,扶到沙发上,又去调配了点盐水,让两人喝下,今晚实在是不能再折腾了,杜隽给两人后x上了y膏,“前面我就不给你们清洗了,带到明天。宋逸今晚就在客厅睡,我给你找床被子,段淳你还是回你的狗窝,明天早上再说。”清凉的y膏缓解了后x的痛感,也防止了ty的无限分泌,前面只有尿y可流,无碍,因此杜隽就也不管了。

????宋逸和段淳倒在床上,虽然re1a辣的痛感仍旧明显,但已经累得jing疲力竭,最终还是睡着了。

????杜隽起来时,两人还在睡,给自己煎了个蛋,又吃了jp面包,宋逸就醒来了。

????“主人,让我来做吧。”

????“不用了,今天吃点面包就好。”宋逸默然啃面包,“下身怎么样?”宋逸经他提醒才去m0下身,皱着眉说,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????“昨晚排尿了吗?”

????“没。”杜隽m0了m0他的膀胱,那里鼓鼓的,“没有排尿的感觉?”宋逸摇摇头,尿道痉挛地太厉害,根本感觉不到尿意了。

????“走吧,去厕所,实在不行就导尿。”yj萎靡着,杜隽在根部给他按摩,“瞧这可怜样,谁欺负你了呀?”宋逸看他有心情开玩笑,知道他是气消了,故也放下心来,“主人,导尿吧,尿不出来。”杜隽一边给他导尿一边问他,“你真的想c段淳?”

????“主人,真不是,我真的是在逗他。”

????“想要什么就告诉我,我很愿意满足你们的心愿的,只是不要s下接触。”

????“是,主人。”

????“现在回答,想要吗?”宋逸正se答道,“我只想要主人。”尿y导出,杜隽说,“你休息一下,我看看段淳。”段淳也已经醒来了,独自跪在笼子的角落,杜隽说,“你到这边来,我没有罚你,你不许自罚。”段淳抬眼看他,“主人,被子,都被弄s了。”段淳膀胱失禁,尿y无法自控,杜隽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无碍,“身上哪里有不舒f吗?”

????“没有,就是好像无法b起。”杜隽笑,这时候你能b起就鬼了。

????“不出来吗?”

????“主人,我想待在这里。”

????“那好,我把早餐给你拿过来。”

????“昨天为什么?”在这一点上,杜隽的占有yu其实是相当强的。

????“主人,我想,我也看过他的,让他看一眼我的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要能把他赶走,我都愿意的。对不起,主人。”

????“上次是我在场的时候,下次再把p眼给别人看,我一定会打烂它的,明白吗?”

????“主人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????“你们不需要争宠,你们每个人,我都很宠。”

????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